20180110曼松古樹茶、老班章阿蘭若及布朗山喫茶去三款普洱圓茶品賞: 文/攝影:吳德亮

20180110曼松古樹茶、老班章阿蘭若及布朗山喫茶去三款普洱圓茶品賞: 文/攝影:吳德亮

深耕梨山丶大禹嶺多年有成的〈2450茶廠〉及〈台灣採茶趣〉主人林德欽偕同執行長林志忠來訪,帶來的卻不是他們傲視業界、堪稱全球最高海拔2650公尺茶區的大禹嶺冬茶,而是三款他在雲南西雙版納自創品牌的普洱圓茶,譲我頗感意外。

林君解釋說,去年冬季高山普遍缺雨,導致產量大減,大禹嶺茶僅共700台斤,不到去年的一半,因此很快就被蜂湧而至的茶商搶購一空;看他傷感難過的神情,我趕緊把話題轉移到帶來的茶品上。

我知道林君早年以藏售普洱陳茶聞名,也常遠赴雲南找茶,自創品牌的「二木茶房」大多以近年爆紅的老班章為主,未料帶來的第一款茶,竟是讓所有「行家」都會眼睛一亮的「曼松古樹茶」,2014年款。

話說作為清代最重要貢茶之一的曼松茶,產於古代六大茶山象明倚邦境內。與一般納貢官茶最大的不同,就在於只有曼松茶是專供皇帝享用的貢品。儘管清末不堪繁重的貢茶任務與剝削,茶農大多將茶樹砍伐燒毀再逃之夭夭;百多年來又歷經戰火摧殘與瘟疫洗禮,因此曼松古茶樹銳減,至今樹齡超過百年的古樹茶不超過百棵,可說極為稀有珍貴。儘管近年有人精選曼松古茶樹遺種以稀植方式栽種,依然緩不濟急,山寨版自然也大量充斥市面。

不過林君卻斬釘截鐵地表示,這款曼松茶是他親赴西雙版納嚴選古樹茶菁製作,底蘊絕對厚實,且茶湯柔順、氣韻綿長,而「甜潤」的蜜果香則是最大特色。

為了證明他所言不虛,我當場取出陶藝名家劉欽瑩的天予汝窯蓋碗沖泡,果然不過三年的轉化,外包茶票紙上即有明顯的「出油」現象,茶湯且呈現偏紅的金琥珀色。入口後飽滿的強勁茶氣,與喉頭緊緊依附的蜂蜜水般甜潤,就已令人讚嘆。而三盞後從丹田蔓延至全身的熱勁更彷彿打通任督二脈,讓我深感不可思議。無怪乎每餅357公克零售價超過18000台幣,依然讓茶人趨之若鶩。

接著取出的是老班章古樹茶製作的〈阿蘭若〉熟茶,與布朗山古樹茶製作的〈喫茶去〉熟茶,為何不惜以近年最夯茶區昂貴的古樹茶菁製作熟茶?令人不解。看我一臉狐疑,林君解釋說出家眾或長年吃素的茶友,生普茶氣較為剛烈,唯恐有「太利」或「刮油」的疑慮,因此特別為他們量身定做,雖是熟茶,用料卻絕不馬虎。

取出兩只剛剛與陶藝名家曾冠錄合作燒好的銘刻詩情壺,將兩款熟茶分別沖泡,果然都厚重醇香、霸氣十足,難得的是沒有一點熟茶的「糠味」,且回甘快、生津強烈持久。尤其〈阿蘭若〉入口後還有濃郁的巧克力風味,甜蜜蜜地駐足在舌尖久久不退,讓我大感驚奇,熟茶能做到這般水準,除了用料上乘,顯然渥堆技藝也有獨到之處,讓我更加敬佩他敬業嚴謹的態度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