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高峰茶會在2450製茶廠

世界高峰茶會在2450製茶廠

mind1
圖文/陳奕仁

茶,是這段旅程唯一的目的;藉著茶回到純淨的世界裡。
喝茶,是簡單的事;喝茶,也是複雜的事,但種茶、採茶、製茶,肯定是複雜且專業的事。
每項工序缺一不可:栽培→採茶→萎凋→浪菁→揉捻→團揉→乾燥

茗者八方皆好客,道處清風自然來。

10/09一路奔波,國道塞車,雨從天下;直到台7甲南山段雨停天晴,經過梨山賓館,福壽山農場來到海拔2450公尺的五星級製茶廠–2450製茶廠。
香、香、香、好香,一夥人不約而同地發出相同的發音與讚嘆。可知製茶廠內充滿是如何令人心曠神怡,為之嚮往的天然好茶味。
製茶廠內的豐盛伙食滿足了身體的需要,參觀製茶工序填補了製茶知識的不足,那心靈的滿足就只有大禹嶺高山茶可以填補了。
用心喝茶–清心悠然,悟茶道–清、靜、怡、真。
「寒夜客來茶當酒,竹爐湯沸火初紅,尋常一樣窗前月,才有梅花便不同」
10/09這夜在2450茶廠我醉了,因為–大禹嶺高山茶、梨山烏龍茶、梨山紅茶。

佳茗如佳人。滾燙中,美人在壺中沉浮、跳躍、呻吟、翻滾、喘息、升騰…,爾後倒出一杯香茗,戒去心中浮躁,靜靜品嚐。各色香氣襲人,唇齒留香。沒有世俗美人的香水味,心中倒是留下幾分超凡脫俗的奇香。
色不迷人人自迷,酒不醉人人自醉,但茶卻是既迷人又醉人,那滋味的鮮活,那似蘋似梨的果蜜香,那雲霧飄渺的高山韻–甘、甜、厚、實。這樣的滋味怎會不令人神迷心醉?

人間萬事消磨盡,只有清香似舊時。
10/10合歡溪水源頭。以天為帳,以地為席。萬眾矚目的水源頭茶會就此展開。乾淨的水源、珍貴的大禹嶺高山茶,讓參與其中的我們身、心、靈感到無比的暢快、舒爽。

這一夜我醉了。醉在茶香裡、醉在同好一同品茶裡。夜已深,心卻清晰鮮明。人生如此,夫復何求!

mind2

採茶、製茶初體驗
在大禹嶺採摘的茶菁,雖行車一路順暢,但沿途霧茫茫的北橫公路返家後已夜深,急忙做萎凋,自以為聰明的我使用家中的遠紅外線治療儀以仿日光。雖然光譜波長只有3~25 um,但茶菁表面的溫度應可達到25~30度C,果然日光萎凋(曬菁)的效果差強人意,但無法達到天意。經過室內萎凋(攪拌)(浪菁)與靜置(發酵))(走水)後來到炒菁(殺菁)的步驟。沒滾筒炒菁機怎麼辦?克難用電爐+鍋子。炒菁後進入下一步驟:揉捻,放在無塵布上包上手巾一揉GG!成了一堆茶渣。殘念!

台灣採茶趣主辦–世界高峰茶會
感謝、非常感謝、真心感謝,台灣採茶趣舉辦知世界高峰茶會能讓一群喜茶、愛茶的我們在這三天兩夜裡,接觸茶、品茗茶,以至於更進一步的喜茶、愛茶與懂茶。

    Warning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 in /hd2/.XDATA/home/teaforu/_www_/wp-content/themes/generatepress/content-single.php on line 34